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人视野

心情随风而动 情感独自沉淀 这个世界太喧嚣…

 
 
 

日志

 
 

财经新闻中心葛洲坝集团高铁项目包给无业人员 工程隐  

2015-03-17 23:53: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内容简介:财经最热新闻甲─王军正是被抓捕的人员之一;乙─葛洲坝没有公开招标;丙─却又先后两次以通联公司的名义要求与葛洲坝;丁─以下简称‘跨桥项目’;戊─此时葛洲坝发现通联公司出具的附件印章与之;己─三位为利而来的合伙人好聚却未能好散;庚─2009年1月12日;辛─王瑾熙告诉记者;财经要闻财经最新资讯

央企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葛洲坝”)近日遭到网络实名举报。最新财经新闻

实名举报人王瑾熙称,葛洲坝承建的汉宜高铁项目存在被层层转包的问题,且部分项目被转包给无业人员和国家干部。王瑾熙是一名包工头,曾经是葛洲坝承建的汉宜高铁项目部分工程的实际施工方,但工程费用一直被拖欠。

近日,王瑾熙对《投资者报》小编表示,“我于2009年初承接了汉宜高铁11.5个涵洞框架及盖板的工程,2009年10月已施工完毕,当时工程总造价约为420万元,但截至目前,仅拿到150多万元的工程款,还有超过250万元的余款至今没有拿到。”

不过,王瑾熙向记者提供的当时签订的多份协议书显示,王瑾熙只是施工方,并非工程实际承接方。

根据王瑾熙提供的协议书,当时无业人员王军与王杰(时任湖北省安陆市地税局副局长、王军的堂兄弟)、李春光(时任安陆市地税局办公室主任)三人合伙借用安陆市通联公路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联公司”)的施工资质从葛洲坝汉宜高铁项目部第七分部(以下简称“葛洲坝第七分部”)承接了部分工程。此后,通联公司又将部分工程转给王瑾熙。

王瑾熙同时表示,王军是通过时任葛洲坝总经办主任周向东(现挂职湖北省宜昌市远安县副县长)的关系承接的该项工程,周向东是王军的亲戚。财经行业趋势和动向

但后来上述三名合伙人和分包商通联公司产生内讧并诉诸法院,最终导致施工方无法结账。

了解此案件的陈鹰律师认为:“在这件事情中,葛洲坝没有公开招标,后工程又经过层层转包,肯定存在管理上的瑕疵,目前的关键问题是葛洲坝是否承认王瑾熙是真正的施工方,本着‘谁施工,谁拿钱’的原则,事情就容易解决。”不过,对此,王瑾熙称:“葛洲坝现在并不愿意承认我是真正的施工方,因为前期他们都是和王军接洽的,现在承认我是施工方就等于承认他们存在渎职行为。”关于财经的新闻

记者从安陆市交通局副局长、通联公司法人胡定超处了解到,目前公安、司法部门已介入上述事件,相关人员已被抓捕。王瑾熙同时表示,王军正是被抓捕的人员之一。财经最新消息

记者就此事致电上市公司葛洲坝的董秘彭立权,但截至发稿前,其座机一直无人接听。

汉宜高铁工程被层层分包

王瑾熙提供的协议书等资料显示,其承包的涵洞工程项目隶属于葛洲坝汉宜高铁项目部第七分部所在区域,主要负责涵洞框架及盖板工程。财经资讯速递

不过王瑾熙只是施工方,并非工程实际承接方,此工程是王军以通联公司名义与葛洲坝第七分部于2009年5月27日签订的。双方签订的合同为《涵洞施工劳务协议书》,合同编号为HYZQ6-7-0020,施工地点位于湖北省宜昌市。财经热点新闻

在此之前,王军、王杰、李春光曾于2009年1月1日签订合伙协议,除了利益分配等问题外,协议还约定了三人的具体分工,工程业务由李春光负责;承接工程主要由王军、李春光商议,并协调甲方关系,工程收支则由王杰统一支配。财经新闻热点

不过,按照王瑾熙的说法,上述三人并无施工资质,同时也不具备施工能力。为了顺利拿下工程项目,上述三人一方面向通联公司借用施工资质,另一方面则将工程向外转包。财经观察

为此,负责工程业务的李春光于2009年1月7日与王瑾熙签订《承包汉宜高铁工程合同书》,双方约定李春光负责葛洲坝集团和当地外部环境的关系协调,并承担一切费用;王瑾熙负责具体施工,工程竣工后按项目部结算工程总造价一次性由甲乙双方进行清算,工程总造价的15%上交给李春光。

2009年1月12日,李春光与通联公司签订《工程项目承包协议书》,承包方式为大包干,即全赚全赔,通联公司不承担亏损责任。财经要闻

从上述合同来看,汉宜高铁工程被层层转包,这与王瑾熙的说法吻合。财经新闻报道

王瑾熙向小编表示:“当时王军共承接了17个涵洞项目,我负责11.5个涵洞的施工,另外5.5个由他人施工。”据王瑾熙介绍,其承担的工程总造价约为420万元,全部工程已于2009年10月完工。2013年之前,王军曾分别通过银行转账和现金方式将152万元的工程款付给王瑾熙,不过还有超过250万元的余款至今未付。此后,王瑾熙找李春光结算工程款,被告知应找王军支付,但王军一直未支付剩余工程款项。财经最新资讯

王瑾熙表示,按照当初签订的协议,葛洲坝汉宜高铁项目部与通联公司签订施工协议,也理应与通联公司结算工程款。王瑾熙表示:“该项工程费用扣掉15%管理费后的实际利润已无多少,大部分都是农民工的工资,由于拖了好几年,当初的农民工住在我家里向我要工资,无论怎样,我都得把钱要回来”。由于王军已被抓捕,记者就此事致电李春光,不过在记者表明身份后,李春光匆匆挂了电话。

分包商内讧令司法部门介入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三位为利而来的合伙人好聚却未能好散。

2013年初,王军一纸诉状将葛洲坝及通联公司告上葛洲坝法院,要求法院判定自己以通联公司名义与葛洲坝第七分部签订的协议无效,获得法院支持。

王军表示,其于2008年与李春光商量一起合伙承接工程项目,李春光承诺出面借用通联公司出具的营业执照、授权委托书(后证明为虚假)及一系列材料交给王军,在王军与葛洲坝签订了关于汉宜高铁项目的劳务分包合同后,由于前期需要一定的资金投入,李春光担忧亏损,不愿出资,继而干脆提出退伙,后期一直由王军履行合同。2010年,李春光得知工程进展情况良好,却又先后两次以通联公司的名义要求与葛洲坝结算工程款项。此时葛洲坝发现通联公司出具的附件印章与之前王军提供的授权委托书及签订合同的印章均不一致,遂暂停了对王军的工程款结算。财经行业新闻

葛洲坝法院在判决书中表示,“经了解,上述公章均系李春光私自刻印,并非通联公司的真实印章。”财经动态

王军认为合同订立时其持有的授权委托书及签订合同时使用的通联公司公章均系假章,葛洲坝和通联公司不存在真实的劳务合同关系;以王军名义订立的合同一直在王军与葛洲坝间履行,通联公司从未派人参与项目的施工管理,王军一直在与葛洲坝实际结算,因此,2009年5月27日,与葛洲坝签订合同的乙方是王军,与通联公司毫无关系,由于通联公司的百般阻挠,项目工程款不能按时结算,鉴于此,王军请求法院判定,确认2009年5月27日葛洲坝与王军订立的《涵洞施工劳务协议书》的合同无效。后葛洲坝法院于2013年4月7日判定上述《涵洞施工劳务协议书》无效。

王军所说的通联公司百般阻挠,主要是指通联公司对委托人的变更。2010年3月1日,通联公司向葛洲坝汉宜高铁项目部提交了项目经理变更申请书,通联公司表示,“鉴于我公司实际情况,现将原项目委托人王军变更为许波,即日起,我公司在你处一切活动委托许波办理,原委托书作废。”财经资讯

2010年4月2日,通联公司委托律师再次向葛洲坝汉宜高铁项目部发出律师函,要求葛洲坝立即停止向王军支付剩余工程款项,同时要求葛洲坝将工程款划拨到通联公司基本账户。随后通联公司又于2010年11月30日向葛洲坝汉宜高铁项目部递交委托书,通联公司在委托书中称,“鉴于我公司实际情况,现特委托王瑾熙在你处进行所有涉及我公司工程结算事宜。”财经滚动新闻

按照通联公司2010年提供的律师函和项目经理变更申请书,通联公司已默认与葛洲坝第七分部签署的施工协议。但在葛洲坝法院的《民事判决书》中,通联公司不仅明确表示未授权王军与葛洲坝第七分部签订协议,且否认授权委托书、印章及其他资料由该公司出具。财经新闻资讯

记者就此致电通联公司法人代表胡定超,胡定超表示:“目前,司法部门已介入此事,已抓捕相关人员,其他情况不方便透露。”王瑾熙告诉记者,王军正是被抓捕的人员之一。

项目管理混乱疑存权钱交易

除了工程被层层转包,根据王瑾熙提供的举报材料,葛洲坝的管理也存在诸多漏洞,项目人员存在权钱交易行为。

王瑾熙表示,葛洲坝第七分部领导伙同施工队做假账、做假工程量,曾一次性套取工程款5万元。另外,他还指出该分部前任项目经理杨进受贿。王瑾熙表示,“当时王军想以通联公司名义承揽高铁公路跨铁路桥项目(以下简称‘跨桥项目’),多次向杨进行贿,杨进也帮了王军几次大忙。在杨进将调离之前,他同意王军的跨桥项目提前开工,合同还没签订,整个第七分部的五座跨桥项目都让王军做了。”财经新闻最新消息

无资质、无技术、无资金的王军为何能从杨进处得到诸多工程项目?“因为王军多次向杨进行贿,我知道的就有三次,分别为2万元、5万元和3万元,所以杨进胆大妄为把国家重要工程转给一个‘三无人员’承建。”王瑾熙对此表示。

杨进调离后,葛洲坝第七分部项目经理的继任者为兰忠俭。“兰忠俭到任后,王军有一天带来2万元让我送给兰,最后我送到兰的办公室,后期兰忠俭确实给王军提供了诸多便利。”王瑾熙表示,“2010年7月左右,即使在安陆市人民法院冻结了通联公司在葛洲坝汉宜高铁的工程款账户的情况下,兰忠俭还是帮王军支付了多笔工程款。”但王瑾熙当时并不知情。财经行业资讯

随着矛盾的激化,后期通联公司曾派公司副经理杨松、财务部吴部长及王瑾熙一起到宜昌葛洲坝项目部协商解决,葛洲坝汉宜高铁项目总负责人汤佑堂也安排过项目部石小磊到通联公司和胡定超协商解决,但由于各方分歧较大,问题并未得到解决。财经新闻动态

《投资者报》记者就上述问题分别致电事件相关方汤佑堂、兰忠俭以及石小磊,汤佑堂表示:“现在不方便就此事发表意见。”兰忠俭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石小磊则表示:“公司曾调解过几次,但并未成功,对于其他问题不便回答。”

汉宜高铁项目屡被质疑

汉宜高铁由武汉汉口站经汉川、天门南、仙桃西、潜江、荆州、枝江北到达宜昌花艳,在宜昌东站与宜万铁路接轨,全长292公里,于2012年7月1日正式通车。财经报道

葛洲坝公开资料显示,汉宜高铁是葛洲坝首次涉足的高铁项目,2008年9月,葛洲坝以主办方的身份中标承建武汉至宜昌铁路工程HYZQ-6标,合同总价为35.12亿元,葛洲坝承包金额为21.77亿元,占合同总额的62%。

据小编了解,汉宜高铁工程的总承包商正是葛洲坝的控股股东葛洲坝集团。葛洲坝集团承接工程之后,将其均分给葛洲坝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葛洲坝集团第二工程有限公司和基础公司等5家所属单位。其中,葛洲坝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葛洲坝集团第二工程有限公司均为葛洲坝的控股子公司。财经新闻

而汉宜高铁的施工问题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举报。2010年下半年至2012年上半年,汉宜高铁项目遭到倪鸿军实名举报。倪鸿军在举报材料中提到,“工程3.3公里路基中至少有9万方碎石层被土方代替。这将导致该路基在大雨内涝期间因长时间浸泡而软化变形,致使时速200公里~250公里高速行驶的列车面临重大安全隐患。”财经最热新闻

倪鸿军举报违法施工的路段位于湖北省枝江市七星台镇肖家山村,施工方是葛洲坝汉宜高铁项目部第二分部。财经最新热点新闻

据此前媒体报道,该项目质量不能达标的主要原因是葛洲坝集团将该工程均分给5家所属单位后,工程又再次被层层转包分包,中间利润受到层层盘剥。财经新闻中心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葛洲坝在2009年年报中表示,为保证项目履约,公司两级总部还加强了对项目履约情况的监控,汉宜高铁是进行重点监控的两个专项项目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