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人视野

心情随风而动 情感独自沉淀 这个世界太喧嚣…

 
 
 

日志

 
 

深白色爱情的3个记号  

2010-04-26 13:02: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深白色初恋

  她是我的初恋。肤色很白、唇红红的,像基耶斯洛夫斯基的《白色》中的女主角多明妮戈,而且她非常喜欢穿白色的衣服。我和她一起看过那个片子,那时我们上高三,还是不懂事的孩子,她却总结说那个男主角是个恶毒的老实人。虽然那时我也有一两个相处比较好的女同学,但和她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我竟然在考虑以后该找个什么样的工作才能赚钱,然后有了钱就娶她,买所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

  她有着和她同龄女孩子所少有的镇定与大气,还带点忧郁。我们一起听张学友的《她来听我的演唱会》,我看到她眼中泪光闪烁。她很少像别的女孩那样任性撒娇,而是很安静地靠在我的肩膀上看各种书籍和杂志。

  从她答应做我的女朋友到人间蒸发只有两个多月,早知道是这种结果,我会记住我们在一起的每个细节和她说的每句话。

  一个午后,她带我来到她家。我第一次去那里,真的没想到她是那么富有,她告诉我那栋三层别墅并非她的唯一住所。我们在一起拥抱、接吻,我正在心里盘算着自己是不是配这个小公主的时候,她的父亲突然回来了。她用半秒钟的时间把我推到沙发上并打开电视机,他父亲进来时我很有礼貌地叫了“叔叔”。接下来的事情我忘记了,因为直到离开她家,我的心一直处在紧张之中。之后她竟然不来上课了,我以为她病了就给她家打电话,可总是没人接,再去她家也没人开门。直到后来,我从别人那里得知她退学了,还办好了去德国留学的手续。这件事让我失落了很久,我一直无法释怀为什么她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和我告别,一切都像迷一样。

  可能一直怀着再见她的愿望吧,毕业后的第三年,我也办好了去慕尼黑工业大学留学的手续。我并不知道她的落脚地在哪儿,所以自然是见不到的了,但我心里似乎还是梦想着发生奇迹。留学的生活很辛苦,很多时候要靠辣椒酱做食物的伴侣才能下咽。和同学们熟悉后,我窄小的房间里经常会组织聚会。我发现自己的厨艺还不错,一个法国同学总是很虔诚地等着我的菜,而且总要申请再加一份给他;一个叫卡特琳娜的德国姑娘也因此爱上了我。但是不知何时开始,我成了一个恶毒的老实人——不爱她,却不拒绝她。假期里,我曾经到卡特琳娜的家里做客,她的母亲非常和善,但是显然并没有接纳我。异乡的孤独让我越来越无法忍受,第二年,我决定放弃求学生活,回国。

  走之前的晚上,卡特琳娜来看我,我招呼她进来,然后走到厨房去泡茶。她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嬉笑着到我的房间,而是站在过道里哭泣着,她说:“难道你一定要回中国去吗?我会说服妈妈接受你的。”事实上,我并不是因为她母亲的态度而放弃她,我本来就没做好接纳她的准备。面对这个女孩儿,我的心忽然柔软起来,如此真心,我从前没有得到过,欧洲的女孩子真是单纯。我甚至说:“如果你愿意和我一起去中国,我会尝试好好待你并让你成为我的妻子。只是我是不可能留在这里的,这里不属于我。”

  最终,她没有跟我走,而我把这两年带在身边的影碟《白色》和张学友的那张专辑送给了她,并向她推荐了那首《她来听我的演唱会》,告诉她这是我几年来最珍惜的物品。离开慕尼黑的时候,我的心情忽然变得无比轻松,似乎彻底走出了初恋的白色阴影。这么多年过去,我终于明白,如果“白色”并非属于我,又何必强求呢。

  2.谁是谁的消费品

  我认识一个女孩子,她一直都在许多男人中间徘徊。她常常花枝招展地出去,在party上把自己尽情地展示,然后渴望着坠入到一场突如其来的爱情中,一瞬间就变成一个情感富有的人。可是,她所爱上的男人常常只是欢喜着床笫之间的欢娱。于是,那些姹紫嫣红的颜色就在时间的流逝里慢慢漂白了,最后竟成了历历的白。

  跟她在小酒吧闲坐的时候,她向我抱怨,那些不牢靠的男人,全都如风一样,从青萍之末而起,又归于无形,独独卷走了她大好的年华。我问她经历了多少男人,她数数自己的手指头,调皮地朝我笑,然后说不记得了。最短的一个星期,最长的一年多,她总是全力以赴。

  她把自己区别于那些热衷于一夜情的人,她说她只是希望一个能有欢爱的男人,一个契合的男人,可是最后他们都一个个地靠近,又一个个地离开。她喝口酒,忍不住叹息。

  那你后悔吗?我问她。后悔?这个词不太好,更不准确。为了向我证明这一点,她给我谈起那一段段的日子。

  在飘雪的北京街头,她坐在男孩子的单车后唱着歌回家;跟一个人跑到阳朔,在漓江的竹筏上甜蜜地亲吻;在以前的“深海”的二楼上,在喧闹的电子乐声中与人缠绵……等等。她说她感谢那些早已经消失了的男人,是他们让她逐渐成长,是他们给了她许多欢乐和宠爱。日子越久,她就越是沉迷,她常常选择性地记忆,那些宛如红色粉墙上蒙蒙的阳光样的故事。她大笑——值了。

  那笑声现在都还回响在我耳边,她壮怀激烈的大笑的样子简直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

  在我刚刚有点儿变通的时候,尴尬就降临了。一次,跟一个同样在圈子的朋友谈起她,这个男人满脸的不屑:“你说,这和红灯区的人还有什么区别,只是不要钱而已,还以为得道?”

  这是个消费主义的时代,只是,究竟是她在消费那些男人,还是那些男人在消费她——这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

  3.制服诱惑

  很意外接到她的电话,问我现在还好吗。我正在为编一个情景喜剧的本子而苦恼着,看得见自己头发日渐稀少,我很惊讶这么多年她还会想起我。一时间,竟语无伦次起来。我把抽了一半的烟扔在一边,清了清嗓子说:“还好呀,活着呢?你呢,你怎样了?”她说:“我也挺好的,快当妈妈了,收音机里在放张艾嘉的《爱的代价》,忽然很想联络你。”我沉默了几秒钟,问她:“你在哪?我现在能见你吗?”

  10年前,我是她的病人,在学校踢足球伤了脚趾,很幸运有这么漂亮的护士对我进行护理。她基本不化妆,却干净可人。因为胖瘦适中,她穿着护士服和白色护士鞋的样子很美,我甚至相信有些人应该是天生的护士。出院后,我开始约她出来玩,周末的时候经常带她去郊外。那时侯上班族都没几个人开车,而我在大三的时候就花16万多买了辆捷达,因为我的几个剧本都卖了好价钱。某日夜爬香山,在她不经意时,我疯狂地吻了她——这是个不变的定律,所有与我爬香山的姑娘都爱上了我。

  她很喜欢去我家,因为我有满满一书架的书,这是她的最爱,每次来都会带几本走,下次来再换几本。三个月后,我们同居了。我越来越爱她,但我的坏脾气也逐渐暴露,每当被剧本折磨得发狂的时候我都会凶她。其实她很会照顾人,能做一手好菜,屋子也收拾得非常干净,可我却还要挑毛病。我很喜欢在晚上支使她下楼买烟,数九寒天也不例外。不过她很聪明,总是事先买好一条放着,每次我要她下楼的时候,她都是在楼道里徘徊一会儿拿着准备好的烟回来。就连我需要灵感的时候,让她穿着护士服玩制服的诱惑她也很配合。只是,灵感依然越来越少,我只能在外面找新鲜的刺激。我知道她很难过,但我觉得做我的女人就该忍受这些。一天,我又为写不出东西而发狂,她趴在我的膝盖上说:“知道我想过什么生活吗?很平静的那种,你骑着自行车,我坐在后面,像最普通的夫妇那样生活。”我说:“你懂个屁呀!”话音刚落,她的眼泪滴在了我的手心上。

  最终,在我把一个女孩子堂而皇之带进家门的时候,她决定离开我。我并非存心,只是忘了她当天休息。她走后,我经常泡在酒吧里过活,终于明白自己犯了多大的错。只是我没有习惯吃回头草,不去联系她,开车的时候却会连续听她最喜欢的张艾嘉的歌,特别是那首《爱的代价》,让我落了很多次泪。

  说实话,我很讨厌有很多分店的咖啡厅,中规中矩,没什么特点,可我们的见面就约在这里。好在见她不需要什么情调来铺陈,尽管7年没见,彼此却太过熟悉。下午3点,客人很少,更显出我的坐卧不安,我猜想着她现在的样子,心脏跳得飞快。她终于以一袭白衣出现在门口,蹒跚着向我走来。“我现在很丑吧?”她微笑着坐在我对面。“不,当然不丑了。当妈妈的女人是最美的。”我看着她那曾经很熟悉的脸和柔和的五官,刚才的紧张一下子不存在了。为她点了水果茶,自己要了咖啡。闲聊了一会儿,知道她结婚3年了,老公在证券公司上班。“看来你还挺幸福的。”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忽然变得酸溜溜的。她很温柔地说:“你还是一个人吧,最近是不是很忙?气色不太好呀。”语气还和从前一样,我干脆哽咽在那里,什么也说不出。窗外阳光灿烂,照在她白色的裙子上,似乎有了一圈光辉。看她神色淡定,想一想,如果当时她跟我走下来,断然不会有这种安宁的。沉默许久,我问她:“你是不是挺恨我的?”她笑了一下,眼眶也变得潮湿起来:“曾经恨过,但现在不了,毕竟我们那时太年轻了……”

推荐阅读:
十招术教你驯服花心男人
爱情:干柴烈火煲不出靓汤
吃醋 要吃出忘情之境界
像流感一样的爱情
男人都喜欢自己女友露哪里

更多精彩内容推荐:

爱情需要大众评审团吗?
...划我都会帮你想好,不过你要给我他(她)资料,还有给我3天时间。QQ……”偶然在天涯上看到这条帖子,大为惊叹,知道网络高手如云,没想到还有如此包办婚姻的高手!继续在网上瞎转乱逛,才发现原来这还不是第一家,百度的恋爱吧、爱情吧,新浪的情感答疑,搜狐的情流感会诊……看得人是眼花缭乱,讲得更是天花乱坠。心中纳闷,是什么让这些爱情诊所在网上如此繁荣,遍地开花?突然一条帖子跳入眼帘,“我的恋爱状态到底怎么了?大家帮我分析分析啊!在线等……”。顿时大悟,原来是有需求才有供给,泛滥的上网咨询,再加上网民的草根性,一场由个人...

女人,嫁个老公要象大黄狗
...钞。以前看过一幅名叫《又是一个两分》画,描绘的是家中的小儿子考试又得了两分。画面中我们看到的是父亲的愠怒,母亲的无奈,姐姐的不屑,只有可爱的大黄狗依然欢快得扑到了小主人的身上。不计较你的美丑,不在乎你的贫富,只是想跟你过一辈子。有这样忠诚的男人,就嫁给他吧...

爱情,究竟在心里还是在床上?
...和索求的。明天,我将离去。“你醉了。”他抱着,温柔的吻下去,一直吻到酥软迷离,彼此疯狂的征服着,深深的渴求着,让这份默契的感觉刻入内心最柔软的地方,爱到不计索取,爱到不舍责备:“葡萄,我爱你。”他突然的说。我一直在笑,醉眼朦胧的笑着,他很少说爱,我想,也许他也醉了吧。征服男人心的东西,永远与身体无关。在凌晨,在他的睡梦中,我离开了。这个城市,在凌晨陷入一片混乱入潮湿中,连夜的暴雨让这个城市的交通陷入半瘫状态。好久才打到的士,我幸福的被的姐载着满世界转开了,我想哭了。真有种虎落平川被犬欺的感觉。我没有目标,也...

新人仿拍《夜宴》记录爱情
...专业设备拍摄专题片当天上午,阳光格外灿烂。   10点左右,黄河富景生态园的马场上,鼓声阵阵,骏马驰骋,彩旗迎风飘扬。娇小的“女主角”一身华丽的长裙,美得如《夜宴》里的章子怡,“男主角”头戴“皇冠”,身着古装,一副帝王派头。现场有影视专用大摇臂1部、圆形轨道两个、专业摄像机两部及风扇、发电机等待启用。“各就各位,开始!”剧组总导演李志兴一声令下,摄像师、化妆师、剧务等就忙乎开了。以上场景大家并不陌生,不过,现场人员可不是在拍电影、电视剧或广告片,你能猜出来他们在拍摄什么吗?这是现场人员正为一对恋人拍摄爱情专...

像流感一样的爱情
...怎样表达自己的感谢了。走到经理室门口时,何音突地转过身,手忙脚乱地低下头去,后来才意识到她给莫岩鞠了一个大躬。  2  那天以后,莫岩再也忘不了何音,她的笑,她着急时皱成一团的小脸,脸红时长发一丝丝跌宕着。他想。这样的女子在那象牙塔里也是少见的吧,对比身边整日穿着铁桶似套装的女子们,他愈发地珍惜起来。从秘书那里要了何音的手机号码,莫岩终究没有拨打出去,把号码记在办公桌上的日历内,抬头就能看见。莫岩亲自去了艺术节,他坐在丰田车里,只有短短5分钟,他看到电视台的长枪短炮来了。公司的黄T恤发到了大学生的手里,夏天的梧桐树下,明艳的黄色旗帜招展地飞扬着。莫岩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竟然为了一个小女孩动心,真是笑煞人。莫岩是有女朋友的,她叫素莲,很久以前便认识,是合作公司董事的女儿。素莲和他年纪相当,他们在一起,只是吃吃饭。连聊天都很少,重要的是没有心动的感觉。见到何音,莫岩便知道,自己下意识是在等待一场真的爱情,听说那就像感冒,会发热,流鼻涕,体温升高。莫岩想,原来自己一直是等待着的。  3天后,何音亲自上门道谢,送来了艺术节的标志——一只小小的玩具熊,作为纪念。离开时,莫岩终于忍不住:“你有空吗?我请你吃饭吧!” ...

爱情 牛尔教丰胸 福润宝价格 主食 服饰潮流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