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男人视野

心情随风而动 情感独自沉淀 这个世界太喧嚣…

 
 
 

日志

 
 

美味女人的饮食爱情  

2009-06-21 10:08: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若若打过电话来,难得我有烧菜的兴致,快来快来。放下电话,不禁感激她。这样一个会熨贴人心的朋友。
  迫不及待跑去。不仅为了那顿好菜,也实在懒得一个人呆着。
  若若是南方人。每次去她都会做清炖蟹粉狮子头。我最喜欢的。可是每次,她都要刁难我。比如说上次她要我答“苏州三鸡”。而上次的上次她问我“江南三味”。每每赴宴又喜又怕,搜肠刮肚把从前听来有关苏扬的菜式在头脑里过上一遍。闯火焰山去!
  这一次她问:苏苏,何谓“天下三分”?嘿嘿,我狂喜,我会我会。天下第一鲜,天下第一羹和天下第一菜。摇头晃脑,得意洋洋。那么,她俏嘴一抿,主料呢?我傻了眼,就说这蹄子没那么容易饶我。唔……鲜是文蛤,菜是大虾、熟鸡丝,羹……恨恨瞪她,无限委屈,这个你又没做过。
  终于上了她的饭桌。嘴里塞满狮子头后,我说,若若,你若腌出“东北酸菜”,我就做你炖排骨。看她惊惶的神色,嘿嘿,我也不是好欺负的。君子报仇,多少年都不晚。

  (二)
  我和若若的友情从食物开始。
  我们吃香蕉只吃芝麻蕉;橙必须要血橙;吃青提不吃红提;西瓜要沙的不要水的;挑桃子比较复杂,但我们总能找到甜美多汗那种。
  还有还有,我们都不吃梨。
  本来也没什么。只是买东西的经验心得和口味的巧合罢了。后来,才知道对方也是个厨房里的好手,才惺惺相惜起来。
  她擅做苏扬菜和甜品;而我,则是东北菜和药膳。
  我嗜甜,她迷信中药。我们羡慕对方到极点。
  仍是有不同的。她是烹饪高手,有最娇贵的脾胃。太多的东西入不得口,咽不下喉。而我,煮菜的时候是神仙,吃的时候像乞丐。快餐店也好,路边摊也罢,甚至可以……一星期只吃方便面。只要是不同口味的方便面。
  若若笑我的胃像垃圾桶;我笑她的胃是水晶器皿还镶了金边。
  但她心肠很好。为了挽救我垃圾桶一样的胃,老叫我去她家吃饭。

  (三)
  若若的新男朋友叫宋平。
  她一定是很在意很在意他。不然不会认识一个月,就跑到我这里来现宝。她说,姐们儿,今天我和他上你家吃饭去。做点好东西来吃,我的海口可是夸出去了。我笑,好,做一桌大补药膳,吃得你们流鼻血。又胡乱拉扯几句,收了线。
  宋平是个平凡的男人。却有双让人抗拒不了的眼睛。
  我一改往日懒惰,奋力做出四菜一汤来。淡菜炖猪蹄,虾仁鱼皮,茉莉花氽鸡皮和白玉山药蛤蜊汤。若若的脸一阵青白黄红,狠狠瞪我两眼。宋平哪知菜里名堂,吃得不亦乐乎,还惊讶道,怎地你会做这个?我笑,家父是中医。家里很有几本药膳食谱。他猛点头,还笑,苏苏这样好手艺的女子,将来不知哪个有福之人娶了去。我偷笑,吃了几口鸡片鱼皮,又夹块猪蹄给若若,还要告诉宋平,她最爱吃这个了。
  有宋平在,若若的杀伤力就最低。我的胆子也最大。
  若若却笑了,看着宋平,你只吃过药膳,便把人家夸成这个样子了?以后尝到她的东北菜,你说些什么呢?又看我,苏苏过年得回东北吧,别忘了带两棵酸菜回来。嘿嘿,你看我们宋平馋的,还不好意思要呢!
  古人说什么来着?最毒妇人心!
  却也怨不得她。北京的酸菜实在难以下咽。拿几个东北老乡背地里的笑话:那叫酸菜?根本是醋白菜嘛!

  (四)
  还未等到我回东北。若若便要我去她家吃饭。
  这次若若没有考我。因为除了她和宋平,还有吕扬。吕扬长相也是普通,可是看见会心跳。忽然话就少了,专心地对付那盘狮子头。偶尔抬头看他,发现他也在看我。
  回家时,吕扬也起身告辞,顺路送我。
  在我家楼下,我和他说再见。我没有邀他上楼。
  跑回家里,给若若打电话。
  我问,你可有告诉他我一些习惯?她说,只告诉他三个。喜欢男人穿西装,爱吃清炖蟹粉狮子头,不会邀请初次见面的人上楼喝茶。
  多贴心的朋友。
  我和吕扬开始谈恋爱。

  (五)
  我回东北过年。吕扬的电话天天追过来,问我父母可好及回京的日期。这时我会很开心,吕扬是个会体贴人想念人周周道道的好男人
  过了十五才回来。
  若若知道消息,立刻杀来我家。若若说你再不回来我就去你们家拜年了。又看看我带回来的酸菜,馋死我们宋平了。宋平说我可不是馋死的,是被你这几天的口水淹死的。大家笑,新年需要好笑话。
  我躲进厨房烧菜。炉灶上,一边沙锅炖鸡,一边煮着排骨。切菜时偶一抬头,发现吕扬歪在门框上看我。笑笑,烟火气重,怎不进去?他说,人家两口子你侬我侬的玩游戏,我只好陪你做对烟火夫妻。这话偏让若若听到,嚷道,好哇吕扬,还没娶妻先抱不平?有本事以后上我们家也你们做菜去!我笑,别糟蹋了好东西。你们家那苏扬菜的家伙哪烧得出东北菜来?
  还是四菜一汤。酸菜炖排骨,醋溜大白菜,小鸡炖蘑菇,木须肉和一条浇汁鱼。宋平看看,不全是东北菜吧?我笑,东北菜本就毫无个性,特色菜又也,我会得更少,只懂家常菜式。只不过东北菜的口味也别处不同,过来尝尝。吕扬又问,两道炖菜,哪个算汤?我说在我家两样都算。于我来说,鸡就不算。我不喝鸡汤,这道菜也只是吃吃蘑菇。
  当晚谁也没走,留下来打麻将。若若每年是要吃足三天的。这两个男人也跟着赖。玩到凌晨,才胡乱睡下。
  第二天中午才起来,谁也不肯吃东西,等我包饺子。我包饺子只三个馅。冬天猪肉白菜,夏天猪肉茴香和猪肉芹菜西葫芦。若若也跟我吃这三种。还是猪肉白菜吃得多,夏天我几乎不包饺子。
  蒸了一锅饺子,打了鸡蛋黄瓜汤。
  吕扬也是南方人。认识的北方人不多,很少看到正宗北方漂亮的元宝式蒸饺。吃得很开心。我幸福地笑,头一次为自己的手艺自得。
  又过了一夜。
  第三天。若若把吕扬赶进客厅去。若若告诉我,宋平向她求婚了。有点忐忑有点幸福的小女人样子。我看着她笑。她急道,傻笑什么,等着你的意见呢。要我什么意见?我笑着点她的嘴,你除了这里没应,其余的地方可是都应了。她愣愣看我,真的可以应么?我收了笑容。叹口气,若若,人生的事便像烧菜。选料配料火候芡汁……甚至烧菜的锅具,盛菜的容器都要对,才是桌好宴。可是我们,一生也未必做得出一桌来。睁只眼闭只眼,做的人不说,吃的人不问,便过去了。一辈子太短,哪来的时间计较?
  若若从后面抱紧我。


  (六)
  若若和宋平结婚了。
  若若是九月里最美的新娘。穿白色婚纱的新娘,穿红缎旗袍的新娘,穿银色礼服的新娘。
  若若把花球抛给我。我笑着看吕扬。
  若若的洞房花烛夜。吕扬告诉我他不能娶我。
  吕扬说,他爱了七年等了三年的女孩子回来了。我不明白,是爱了七年的更珍贵,还是等了三年的愈发重要?但我知道,我的份量不及那个轻声曼语的南方女子。我就像是一道东北菜,油大味重芡汁明亮,却少了特色个性。可以吃来过瘾,却无法上瘾。既然他可以在爱人等人的同时和我在一起,我也没有必要再去挽留他。他固然不忠诚,我亦是第三者。
  原来我和他一直,都与爱情无关。

  (七)
  日子过得太快,若若都要做妈妈了。
  怀孕后她来我家更勤了些。我说若若,你若想我,我去你那里就可以。你现在身子重,不适合跑来跑去。她说,不要不要,家里实在没法呆。我婆婆每天给我煮汤,还唠叨着,他们宋家几代单传的话。好恐怖!
  我的心忽地一凉。隐隐有些预感,却只是影子,翻不出它的正面来。
  我只好说,若若别怕,宋平不会要你受委屈。
  只怕,若若看向窗外,菜凉了。
  十二月的天气,我们相拥取暖。

  (八)
  若若生了个女娃娃,取名文文。
  那么可爱的女娃娃。皮肤如白瓷,双眼似点墨。我吵着要做干妈,宋平敷衍地笑,若若的脸白了又白。
  自那一天起,宋平的妈妈就没了踪影。只是当时,我不知道。
  后来,我煮了淡菜炖猪蹄,放在饭煲里带去看若若。进了门,房间清冷如水。我说若若,你瘦太多。若若笑,生个女娃,已是罪大恶极,哪里还敢央人照料。我叹口气,煮了好菜给你。便去厨房取碗筷给她。厨房的锅是冷的,垃圾桶里满是方便面的包装袋。我鼻子猛地一酸。
  出来便看见若若抹泪。她说,这道菜终是你煮来给我。原来人世,也不过是一道菜的玄机。苏苏,她看我,你说得对。宋平呢?我问。他自有他忙的,若若冷笑,清早便走,深夜才归,还要嫌文文吵。我看向文文,也是瘦弱的,半点没有婴儿的肥白可爱。你说离婚可好?若若的声音轻细若无,但我听个清楚。若若,我看着文文,这种决定,是要自己来下的。若若的眼发亮,这样好的妻子女儿他不要,不如放他自由,任他再娶好的去。我笑,果真下定决心,今天便可搬去我家。

  (九)
  结婚离婚,也不过是这样简单的事儿。若若心狠一如壮士断腕,不知是当真凉透心,还是赌气。
  我却不敢问她,怕问出她的眼泪来。
  只得每天炖出八宝莲子粥,黄焖野兔,黄芪猴头汤,海参鸽蛋,八宝鸡汤……称养好她的气血,润红她的脸色。
  其实她比我幸福。她有个娃娃,以后她就明白了。

  (十)
  我一直没有谈恋爱。
  不是我不想,是没有合适的男人。抑或是,没个人合适的男人肯要我。
  日子一天天过去,上班下班洗衣玩游戏,再空下来写些有关药膳的东西投稿,自得其乐。
  周末,若若和文文会过来热闹,像极了一家子。
  虽不是完整的家,又有什么关系?
  那天我正打游戏,文文拍手叫干妈干妈……若若忽然说一句,要是你和吕扬结婚,孩子也这个大了。
  我一愣,他找过你?
  她笑,他找你不成,自然会来找我。又凑过来,到底怎样一个首尾?

  (十一)
  吕扬确实来过。
  半年前,他敲开我的门,央我给他做那道沙锅炖出来的油汪汪的小鸡蘑菇。我不发一言,下楼买只鸡,发些东北带来的红蘑,文火慢炖三小时,端来给他。
  他低头大吃,一点不顾及食相难看。
  末了,他望向我,双眼放光,拿出戒指。
  填饱肚子,他才肯拿出来。
  我笑,这一顿是从前的情份。任谁要求给肯做的。要吃一辈子却不行。况且你的脾胃,长久吃它也难为你。
  送他出门。
  我不会保存过期的爱情、男人和自己。

一周热文精选
美味女人的饮食爱情 - 男人视野 - 男人视野 诺言是味精
美味女人的饮食爱情 - 男人视野 - 男人视野 何处在寻黄花菜
美味女人的饮食爱情 - 男人视野 - 男人视野 让我们揣着幸福下油锅
美味女人的饮食爱情 - 男人视野 - 男人视野 酒醒时分 耳清目明
美味女人的饮食爱情 - 男人视野 - 男人视野 幸福就是老公做的家常菜
美味女人的饮食爱情 - 男人视野 - 男人视野 寂寞时 还有回锅肉相伴
美味女人的饮食爱情 - 男人视野 - 男人视野 我是你的排骨
美味女人的饮食爱情 - 男人视野 - 男人视野 肉夹馍般的爱情
美味女人的饮食爱情 - 男人视野 - 男人视野 美味女人的饮食爱情
美味女人的饮食爱情 - 男人视野 - 男人视野 美味之于肉松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